现代架空/兽人

 

 

 

 

 

  是冒着被抓走的危险出去找吃,还是饿着肚子继续呆在家里发呆?爱德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前者,尽管外边还有好几条蠢狗在晃来晃去。

  但这并不能成为他放弃寻找食物的理由。

  都怪那只死老鼠。要不是他,爱德怎么可能会变成被监视这样的情景,还能好好的外出了吗?爱德摇了摇尾巴,思索着要怎么离开这里。那几条狗都认识他,他该怎么办?变成猫?好主意,但这头金灿灿的头发会严重吸引他们的注意——因为他的毛色就是这么独特。爱德第一次怨恨起这种遗传基因。

  “谁都好,给我一个好主意,好点子!拜托了上天!”爱德小声地低语了几句类似于祈祷的话,希望能给自己带来好运,同时在狭小的家里走着圈,目光转悠着落在房间内每一个角落,恨不得马上就找到一个秘密出口一般。当他的目光落到扔在床上的红色风衣时突然觉得自己聪明极了,一个绝妙的逃脱方案在他脑中迅速形成。

  这件风衣他从来没有穿过,当时买回来也只是因为弟弟喜欢。好,这样他就能大摇大摆地出去大吃一顿,然后再大摇大摆地去找个新家,酷。

  爱德套上从来不符合他审美的红色风衣,并把连着的帽子也带上。尾巴任由它被风衣的下摆盖住,接着在镜子面前摆弄一番后决定把头发扎起来,这样比较干净利落。一切看起来都多么完美,他可以出门了。

  不!慢着,如果不出意外门口应该也有看守的?呃,唔。如果,如果不多的话,打晕也没事吧,顶多被人发现得早一点,不过到那时候他早就跑到无影无踪了。爱德将门打开一条缝向外望去,没有看见预料中的守卫。爱德松了一口气,弯着腰溜出门,再小心翼翼地合上。做完这一系列动作后直直跃上屋顶。房子不高,三米左右。别忘了猫的跳跃力总是惊人了,更何况墙壁的表面上还有一些可以落脚的地方,那就更轻松了。

  狗总不能爬这么高。爱德这么想着再跳上更高的屋顶。

 

  这附近一带他绝对熟悉,东绕西绕很快就离开了那几条狗的监视范围来到一家酒吧前。抬手算是和门口的简招呼一声,而后钻进酒吧旁边小巷里的一间房子。那是他们专属的餐厅附带休息室。

  哦,他的工作是一个‘军狗’的乐队里的舞者,别问他为什么一只猫要进这种乐队,里边什么鬼都有,狼,蛇,鹰——等等、等等。因为名字是一条军用狗起的,很简单的原因。

评论(2)
热度(2)
© 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