嗚哇哇www超級甜!!!辛苦啦!!!好吃!!

恋色病栋:

来得很晚的歌词点文,抱歉


点题抽的 @是VV還是W分不清啦 姑娘,偏题偏了八百里,我不会说人话,打人不打脸……


题目:I hear your heart beat to the beat of the drums


快(→)←新。我的选曲,能接受我个人流派的傻白甜OOC的话,请往下。










这是一种异常吗?工藤自问。他善于整理一切他所能捕捉到的蛛丝马迹,将之串联成线。再错综复杂的炸弹引线,给足他时间也难为不了他。可只有黑羽快斗,从最早他们心照不宣缄口不言的相识,给足他长达数年的时间,但这没有什么用,他比炸弹引线难解百倍。




Blossom




特等席总是他的。工藤坐在那里。教室里人头攒动,挤得像沙丁鱼罐头,局部气温上升两到三度,对于早春天气来说太闷热了。工藤不擅长这样的场合,那并非是说黑羽的魔术不够吸引人,相反地,气温上升的缘由正出自于黑羽精妙绝伦的表演。工藤知道,黑羽总是那样的,变出一朵玫瑰和变出千把刀的表情毫无差别。或者说,工藤觉得那可能还是有一些不同,但这不同没有充分的实证,而他是侦探,唯一就讲求证据。


掀起剧烈掌声之后,总是有冲上台去献花的,至于女孩儿们的脸庞比花更动人,闪烁明亮的倾慕光采。工藤近到足以听清楚那些快乐而且美好的声音,赞叹黑羽手段的高明、魔术的神奇。绅士作风,长得还很好看!“黑羽君,真好呀!感觉怎么样的魔术,也是不会失败的。”太羡慕了!语言表现不出其十分之一。工藤从将他压得昏昏沉沉的空气里突然醒觉过来:这个问题的答案他知道的。一个回答与他瞬间的反应重叠在一起,“不是这样的,”黑羽温和地对那些女孩儿们微笑,“就算是我,也是会失败的……不过,请让我在各位美丽的小姐面前,保留一些可爱的小秘密吧。”


话语的尾音轻飘飘地不见了。留下来人手一朵玫瑰,轻不可闻地,啪,一下张开花苞。而工藤猝不及防被人抓住肩膀,一看台上被堵的黑羽像变魔术一样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他眼前,俯下身凑近他的耳边小声地说:“工藤,我们走吧!”




疑问席卷了他的心头:我有什么比他人更特别?当这个问题不受控制地破土而出,一切都变得更糟糕。春天的寒气削刮他的脸颊,湿气令人焦躁烦厌,夕阳被即将落雨的天色所笼罩,工藤的步伐变慢了。意识到这件事是黑羽回过头疑惑地看着他:“工藤,你怎么了?”没什么,但并不是真的没什么。工藤哑然地站在原地:全部都乱套了。这全部指的是他所知道的关于黑羽的一切,全部都乱套了。


工藤知道关于黑羽的秘密:魔术师也是会失败的。黑羽手背上有一道很浅的疤痕,以前练习逃生魔术时留下的。同小打小闹的那种,充气玩偶破了,同互相追打的青梅竹马抓住漏气的玩偶挂在教学楼半空完全不是一个级别。“如果伤到的是手筋的话,哈哈,我现在就不可能这样变魔术了吧!但是不如说,不失败这种事是不可能的吧?”黑羽好笑地说,“不过不过,这种事就只有工藤知道就可以了。因为,被工藤表扬不错的意思就是非常好吧!我很开心哦!所以这个秘密,只告诉工藤你。替我保守秘密吧?”


他自持一个特别的秘密,果真黑羽除了他以外不告诉别的任何人——这个秘密,只有我才知道。这是暧昧不明的春天使他头晕目眩,不然这种呼吸困难的症状应该要来自于什么理由?工藤知道现在这样的他有多狼狈,但是无法动弹,受控于像是心脏被羽毛刮搔的错觉,不能张嘴倾吐出这种情绪哪怕丝毫。


滚雷撕裂了阴云密布的天空,接踵而至的是慢于电闪的雷鸣。他的手突然被抓住,“工藤,快跑吧!”黑羽对他说。那双灰蓝色的眼睛试图唤醒他,将他从无可自拔的谜题中带走。工藤愣怔地看着黑羽。这一切还是春天的错,他告诉自己,而后放纵自己缓慢地反握住那双手。


这应该是一种痛苦,或者喜悦。我知道他的秘密。他告诉了一个人,只告诉了一个人,那个人是我。工藤善于整理一切他所能捕捉到的蛛丝马迹,将之串联成线:我是——特别的。那不是无意,而出自有心,那双眼睛说明了一切,魔术师捕捉人心,黑羽快斗只试图抓住工藤新一一个人的视线:他沉进灰蓝色的沼泽里了。


雨点零落地砸到路面上,洇出深色的斑点,黑羽凑近不知所措的工藤,几不可闻的笑声化成气音,将脸埋进浑身僵硬的工藤肩窝里。


“下雨啦。……新一。”








Fin

评论(1)
热度(62)
  1. W恋色病栋 转载了此文字
    嗚哇哇www超級甜!!!辛苦啦!!!好吃!!
  2. 鵝不食恋色病栋 转载了此文字
© W/Powered by LOFTER